【偏偏要做你的M】(2.19)【作者:deltat】   另类小说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19章

  吴小涵检查完我舔过的鞋子以后,很是满意。

  只是,我刚才专注于把鞋舔白的任务,一时都失去了欣赏的闲致,贞操锁里的阳器不知何时就软下去了。

  吴小涵看到这一点,特意用鞋尖重新碰了碰我的下体,问:「怎么软了呢?学姐的鞋底对你来说已经没吸引力吗?你是不是喜新厌旧,得到学姐的袜子一次以后,就不喜欢学姐的鞋了呀?」

  「不是的……」我着急辩解道:「我喜欢学姐的鞋,永远都喜欢学姐的鞋。我刚才舔得很幸福。」

  「好吧,」吴小涵没有再计较,而是把一只脚尖绷直,充满诱惑地伸到我嘴边,说:「解开我的鞋带吧,用嘴。」

  她绷起脚尖的那优雅姿态,令人在心底里偷偷赞叹——即使穿着鞋子,也能感受到那青春的张力。

  我先前疲软下去的下体,立刻又硬了起来。

  我低下头去,准备解开鞋带——鼻子靠近鞋舌的时候,我被那近距离的浓重脚臭所熏到,瞬间更加兴奋,毫无抵抗地再一次让精虫彻底接管大脑。

  叼住鞋带端头的塑料壳,轻轻一拉,吴小涵的鞋带便解开了。

  我自然地趴低身子,咬住吴小涵的鞋后跟,把帆布鞋从她的脚上脱下来。
  她的脚后跟刚刚从鞋里出来,那熏人的热气就彻底冲昏了我的大脑。

  吴小涵先前的话毫不夸张——这脚臭已经超过了我能想象的程度,几乎令我立刻晕厥。

  恶臭味让我本能地干呕了一下;同时,我的眼泪都瞬间被熏了出来。

  透过泪滴,我也终于看到了她藏在鞋里的浅口棉袜——那本应是白色的浅口棉袜,已经完全变成了深浅不均的黄色——鞋底的地方已经全是深深的灰黄;尤其是后跟的地方,都已经脏成了黑色。

  吴小涵看到我干呕的样子,问道:「臭到你也受不了了吧,小坏蛋?」
  「没有……」我迎着眼泪仰望着她,说道:「我喜欢你的香味,小涵学姐。」
  「既然你这么嘴硬,那就继续吧。」

  我没耽误,叼住她的鞋往前一拉,将鞋子完全脱下来。

  我这才看到,那袜尖的地方已经稍稍磨穿了一点点,露出了一点点大脚趾;而袜尖附近都全部被染成了深黄色,近乎不堪入目。

  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脏的袜子——我以前甚至以为,一年都不换袜子,也不会有这么恶心成了黄黑色的汗渍;可是,吴小涵大约真的走路很多,穿了一个星期的袜子,就已经成了这般模样。

  吴小涵已经忍不住捂起了自己的鼻子,说道:「好臭啊……天呐……我真的要受不了了,快把我另一只鞋也脱了,我要洗脚去。」

  我赶紧脱下她另一只上的鞋,经历了又一次臭气的洗礼后,看到一只同样被染黄的棉袜。

  吴小涵自己动手,很快脱下了她脚上的两只棉袜,放到地上,告诫我说:「不许碰」,然后便跑到卧室的卫生间里洗脚去了。

  显然,无论是帮吴小涵脱袜子的资格,还是帮吴小涵洗脚的资格,我现在都还没有。

  ????????

  跪在沙发前的我,在气味的刺激下,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我开始担心,我的嗅觉是不是被吴小涵玩坏了?

  起初时,我只是喜欢她脚上那股属于少女的体香;后来她换了更臭的时候让我闻,而我也就不由得喜欢上了那味道——而现在,我喜欢的气味,难道已经变成了纯粹的脚臭了吗?

  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确实也太变态了吧。

  不过,不管是什么气味,那毕竟都是女神吴小涵的身体上的——所以,也必然理所当然的成为我最爱的气味。

  只是,越是臭的话,我就越感觉羞耻吧——而在她面前的羞耻,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既然被命令不可碰触,在吴小涵回来之前,我就只好仔细端详着那双肮脏而圣洁的袜子。

  那袜子上深一块浅一块的黄色印迹,冲击着我的内心。

  这么温柔可人的女孩子,袜子竟然能这么脏,这么臭——光是这种反差就足以让人兴奋到高潮了;可仔细一想,她把袜子穿得那么脏,又全是为了我,为了满足我的变态欲望——虽然这双袜子是那么的脏,可却恰恰证明着她的心,是多么的善良美好。

  她洗完脚,回到沙发前时,还是忍不住捂住自己的鼻子。

  她抱腿坐在沙发上,还是忍不住说:「这是最后一次这样了。我真的都受不了自己的脚这么臭;都要得脚气了。哎,我原本明明是一点脚臭都没有的,就是为了满足你们这些M,尤其是你,才把自己都变脏了。」

  我低下头道歉:「对不起,小涵学姐。以后,你真的不用这么照顾我的。」
  她洒脱地说:「好了,你要是不想辜负我的用心的话,就好好闻闻我的袜子吧。认真闻,仔仔细细地闻,从最前面脚尖的位置,一直到后跟。」

  我趴在地上,吮吸起这熏人的酸臭的气息来——我趴得很低很低,鼻子都碰到了袜子上。

  那强烈的臭气,再一次让我眼泪都被熏出来了。

  吴小涵看到这一点,问道:「你看你眼泪都出来了,真的有那么臭吗?」
  我点点头。

  「那……你眼睛是不是有点难受啊?」

  我又点点头——的确如此。

  「可是,你身体别的地方好像很诚实哎,你鸡鸡里流出来的水,比你被熏出来的眼泪,还要多呢。」

  我不太情愿承认,但这似乎是事实——这袜子上的浓烈气息,让我已经快逼近了快感的巅峰。

  我现在已经忍不住想贪婪地吸嗅起这酸臭味了。

  真正离袜子很近很近,仿佛还是能依稀从那恶臭中闻到一丝属于吴小涵的特有的芳香。

  大约,纵使吴小涵再怎样努力地把袜子穿得剧臭,毕竟是出自她的脚汗,就终究会有着这一股少女的芬芳。

  毕竟,这是我的女神呀。

  从我的脸色和呼吸上,吴小涵应该也已经知道,我就快到达兴奋的顶点了。
  她决定走向下一步:「好了,现在,伸出你的舌头,好好舔舔我的袜子吧。」
  我点点头,伸出舌头,用舌尖舔舐起她的袜子来。

  这下子,除了嗅觉的强烈刺激外,我的舌尖也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咸涩味——这一定是女神的脚汗中带出来的盐分积累了多天后的结果吧。

  那每一个钠离子,都被她所拥有过、祝福过,都曾在女神的完美的躯体里徜徉过,才终于到达她那双圣洁的美脚。

  我是何其有幸,可以接受这样的祝福和宠爱。

  那袜尖和后跟那些最脏的地方都已经硬结起来了,舌头碰上去像是碰到树干一样的质感。

  想必,那里面吸附了最多的脚汗吧。

  在那一瞬间,我怀疑我真是个十足的变态——看来,真的越是脏臭的感觉,越是让我兴奋呢。

  吴小涵看我舔得差不多,又让我把袜子内外翻过来,舔舔内侧。

  袜子的内侧和外侧相似,只是,在脚尖的地方,有着一层又酸又黏的东西。
  那也许就是女神的脚泥吧——这种平时明明应该让我感到恶心的东西,此刻却成了我的珍馐。

  不过,把袜子穿到黏黏的,脚想必会很难受吧——我的女神,为了满足我,甘愿把自己的袜子穿到这样,让自己的脚受累。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

  我用舌头反复舔舐,把那沾着吴小涵脚上的气息的污垢,全部吞入口中。
  一瞬间,我幻想着自己就是吴小涵的鞋垫,直接地吸纳着她脚上的芳香。
  在这脚臭的薰陶中,在袜子对舌尖的摩擦中,我离高潮只有一步之遥。
  我赶紧深呼吸,把双腿分开,避免自己不慎射精。

  可即使努力静下呼吸,每一次呼吸时吸进的那暧昧的气味,还是让我完全无法冷静。

  吴小涵问道:「为什么你真的是特别喜欢这种臭得要命的袜子,越臭你越喜欢呢?」

  我不知道。

  也许是臭味带给我的羞耻感?

  也许是被吴小涵脚上的芳香所混合后的气味,越浓重越是好闻?

  也许是对于吴小涵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孩子来说,脚臭味会带来一种反差萌?
  又或者,也许是因为,太过干净的脚,会让我有心里负担,舍不得接近?
  我只能回答:「可能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吧。」

  「别甜言蜜语了,」吴小涵说:「就不能承认是因为你变态而卑贱吗?」
  「嗯……」我沉淫舔舐,无心反驳:「是我变态又下贱吧。」

  「那,小贱货,好好享受吧。」

  的确,我必须好好享受。

  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享用吴小涵这种味道浓郁的棉袜了——我再也不忍心让她为了我满足我,故意这么折磨自己了。

  在我满怀珍惜地把袜子上所有黏黏的东西都舔光以后,吴小涵终于下达了最终的指令:「好了,你要是想的话,把袜子含到嘴里吧。」

  我一秒也没有耽误,叼起吴小涵的袜子,含到了嘴中。

  那气味无比直接地冲进我的呼吸道,逼迫我的身体放下对这气味最后的一丝不适。

  我感到自己仿佛在旋转,在飞翔,在攀附着吴小涵的脚底环游整个世界的天空。

  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着,贪婪地吸噬着属于吴小涵的气味,珍惜地享受着这美好的芬芳,感激地铭记着这氛氲中的幸福。

  一切,都圆满了。

  ????????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跪在她面前享受一会儿的话,实在有些辜负她一个星期的心血。

  吴小涵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她找来了别针,问我:「我来把你的嘴唇用别针扣起来,好不好?那样你就不用担心袜子掉出来了。」

  我点点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多么想把这双棉袜含到永远。

  她坐在沙发上,把我的两片嘴唇紧紧捏合在一起,把别针的针尖用力穿入下嘴唇里,然后又从上嘴唇穿出,最终扣合起来。

  别针穿过我从未被虐过的嘴唇,那感觉的确很疼;但我还是忍住没有呻吟也没有躲避。

  或许是她美好的脚味起到了麻醉的作用吧。

  吴小涵用七枚了别针排成一排,从左到右彻底封死了我的嘴唇,让它一点也无法张开。

  当然,也许是别针不够锋利,吴小涵不得不用了很大的力气,拉扯得我的嘴唇各种扭曲,还出了一些血。

  好在我紧闭嘴唇,没有让血弄到口腔里的袜子上。

  我的嘴唇还因别针的穿过而隐隐作痛时,吴小涵接着说道:「我要你今天就这样含着我的袜子回学校,明天再这样过来,可以吗?」

  我大约是已经被那迷人的气味冲昏了头脑,径直点了点头。

  「希望你路上别熏到别人,让别人以为你有严重口臭,哈哈。不过,我相信你不会自己解开别针的,你可别让我失望。」

  我说不出话,只能又点点头。

  「我也知道你这样含着袜子,吃不了东西。不要紧,明天我解开后,你再吃东西,好吗?」

  我第三次点头,并用坚定而感激的眼神传达了我的信念。

  她袜子的味道是这么美好,我怎么舍得让食物的味道掺杂进来,破坏这纯粹的脚味呢?

  吴小涵贴心地拿来一个口罩,让我戴上——这样一来路人就不会看见我嘴唇上的别针了。

  我接过口罩戴上后,终于穿上衣裤离开——在她家的门口,我依例磕了三个头。

  ????????

  嘴里塞着吴小涵的袜子,我吃不了东西也说不了话,只能直接回宿舍。
  躺在床上,我又忍不住自己摸了摸自己腿上今天刚烙上的「WXH」三个大大的字母。

  那深深的烙痕,让我感到踏实而满足。

  那烙印,是我和吴小涵之间的联系——我,是吴小涵的财产了。

  那烙印,是我对吴小涵的承诺——我,一辈子都要是属于她的。

  我的身体前所未有地充实。

  我的下体带着吴小涵赐予的贞操锁,我的脖子上带着吴小涵赐予的项圈,我的左腿上还摸得到的「M」刻痕,和右腿上新添的终生烙印——这一切,都象征着吴小涵对我的完全拥有;这一切,是这么让我有归属感。

  而今晚,我甚至连嘴里有着吴小涵特意为我准备的棉袜。

  谢谢你,小涵学姐,从没有人能让我这么幸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