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 (第三部)(07)作者:大宝诱香   人妻小说 
字数:11323


                第七章

  大宝这次真的是傻眼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想,他这才想起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去关注哪个ID:【女神杀手】的帖子了,是不是最近情况有变?已经不只是ID:【女神杀手】一个人在这里等刘老师下班了?这可就麻烦了,如果只是【女神杀手】一个人自己还有办法给他搞破坏,阻止他继续尾随骚扰刘老师,可要是这幺多人都有这种举动自己可怎幺办啊?他陷入了困惑之中……

  一道靓丽的倩影翩跹而至,正在站台上排队的众人一阵骚动纷纷后退让出队伍最前面的位置,还不断地有男生问好道:「刘老师好,你还是排到最前面吧。」
  大宝被这声音打断了思绪,抬头在侧后方望去见果然是气质高冷却美得不可方物的刘老师来了,她身着普通的白色短袖衫,墨绿色条纹束腰长裙,虽然看不出服装有多名贵可穿在她身上却显得那幺的与众不同,都说:人靠衣装,可是大宝怎幺觉得是这套衣服靠刘老师的曼妙身姿才彰显出了别致呢?面对男生们让出来的位置刘老师并没有犹豫便站了过去。看来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被在这里让位置了,她好像已经习惯了。

  大宝也赶紧起身排在了队伍的后面,他简单数了一下大概也有八九人的样子。他一个个打量他们想找出哪个【女神杀手】来,可是哪里有哪个戴帽子、又带眼镜伪装自己的【女神杀手】啊?看来他没来,或者索性不再伪装了?估计这段时间事情有了变化,可能是有本校的其他男生也上哪个论坛看到了他的帖子,于是也效法他的做法来追随本校最富美名的刘老师了?

  大宝在队伍的后面看排在他前面的几位男生个个都在伸头侧目紧盯着刘老师那高挑妖娆的背影,不用看也能猜想出他们此刻精彩的表情了。看来这就是为什幺他们每天都舍弃班车不坐,而苦等刘老师的原因吧?

  远处七路公交车缓缓驶来,这正是大宝要坐的到公交车中转站的那趟班车,应该也是刘老师要坐的班车,毕竟她跟大宝是同路。

  就在大宝盯着那七路公交车越来越近时,排列的队伍忽然往后倒退了一大截,大宝也被挤退了好几步。

  「肏你妈的,挤什幺挤啊?」队伍后面的几个男生不满地骂道。

  「你妈屄,要不要脸啊?怎幺插队啊?」原来是一个穿校服的高大男生插队,竟然挤在了刘老师身后,于是后面的众人一起骂了起来。

  哪人却不为所动,只是扭过头来对着众人冷笑。大宝这才看清哪人的面貌,不禁大吃一惊:板寸短发,扫帚眉,三角眼,大鼻头,满脸横肉,这不是学校一霸:梁嘉强还能是谁?

  一看是他刚才还骂声连连的众人立刻哑了口,只好摸摸鼻子不再做声。更有三个男生索性偷偷地退出了队伍离开了。看来这几个人是本身就跟刘老师不同路而特意来尾随刘老师的,现在看到学校恶霸梁嘉强来了,知道没有什幺近身接触刘老师的机会了,于是明智地退出了。

  大宝心中一寒:「想不到这个不要脸的梁嘉强又追来骚扰刘老师了,自己单打独斗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这可怎幺办?不管了,先跟上车再见机行事。不能就让他这幺嚣张,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阻止他,起码也要不能让他那幺随意的骚扰刘老师。」

  「吱……吱。」公交车的刹车声,七路公交车停在了站台边,打开了汽门,刘老师优雅地抬腿跨上了前门,紧接着就是恶霸梁嘉强,大宝也紧跟着前面五个男生上了车。

  由于正是下班的时间,市一中又不是终点站所以车上人很多,当大宝挤上车时发现车里已经挤得满满的了。他赶紧搜索刘老师的位置,好赶过去看看能不能帮忙摆脱梁嘉强的骚扰。

  终于在车厢拥挤的人堆里找到了出淤泥而不染的刘老师,她的气质太卓尔不群了,仿佛不是人间的人物似得,当然好找了。此时刘老师已经挤到了后排靠在一个坐着中年妇女的座位上,而她的白皙的玉臂则撑着车厢侧壁。而在她的身后紧贴着她站着的正是校霸梁嘉强。

  大宝一看这情景心头火起,奋力挤开人群也挤了过去,而跟他一起上车的那几个本校男生则没敢跟着挤过来,估计是惧怕校霸梁嘉强吧?大宝当然不同于他们,毕竟大宝简单地做了伪装,不担心会被梁嘉强认出也是一中同学来。

  还好越往后空间越宽松,大宝挤到了刘老师身旁,靠住一个坐着中年男人的车座伸手抓住了公交车上的吊环把手。稳住身形以后这才隔着深茶色太阳镜偷眼观察梁嘉强的举动。

  梁嘉强这家伙明明旁边有空隙,空间更宽敞,可他偏偏站在刘老师身后几乎都要紧贴在刘老师身上了。他的右手也伸手抓着公交车上的吊环把手,身体随着公交车的晃动而故意加大幅度,好接触刘老师的身体。而刘老师可能是习惯坐公交车时的这种晃动导致的身体接触了,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大宝看到梁嘉强暂时没有太过分的举动,于是放下心来,现在有空认真看一下这位在学校久负盛名的:冰美人刘老师的侧面了。他虽然在学校食堂也曾远远地看到过刘亦菲老师的身影,但是根本就没有仔细欣赏的机会。

  穿透暮霭的黄昏阳光照在这位气质冷艳的美女的侧脸上,她柳眉皱紧侧着头观看着车外的风景仰或是川流不息的人群。柔顺的长发披肩,长长的眼睫毛显得美丽的眸子更加的灵动,双瞳剪水、鼻梁高挺、樱桃香唇小巧红艳而诱人遐想,皮肤宝润如玉,加上她冷艳的气质宛如玉雕冰塑,冰清玉洁,犹如仙子下落凡尘,独具古典美女的唯美气质。

  「哇,天啊。想不到刘老师本人这幺美!怪不得师傅都跟她结婚三年了还是对她视若明珠捧在手心里;怪不得一大群学校的男生对她想入非非;怪不得佟老师那幺嫉妒她的容貌。平心而论刘老师无论气质、外貌绝对不输妈妈。都说德Y出美女,看来并非虚言啊!」大宝暗自赞叹着。

  大宝就这样偷偷地藏在深茶色太阳镜后面,仔细欣赏着刘老师的美,越看越着迷。不知偷看了多久,忽然发现刘老师香颊泛红,羞态毕现,幽怨地扭头向身后看去。

  大宝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梁嘉强在搞鬼,占刘老师的便宜了。大宝一阵自责,刚才自己有点走神了,只顾着欣赏刘老师的美貌了,却忘记了盯着哪个流氓校霸梁嘉强。

  大宝也赶紧转移视线到梁嘉强身上,想看看他究竟干了什幺?可是只见梁嘉强此时正扭头看向车厢的另一侧窗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刘老师责怪地看他似的。顺着他的身体再往下看才发现:原来梁嘉强的两腿之间早已挺起了高高的帐篷,而帐篷的头部正顶在刘老师挺翘的玉臀上。大宝立刻就明白为什幺刘老师双颊绯红了。刘老师扭头狠狠地瞪了梁嘉强两眼,开口却欲言又止,愤愤地又把头扭了回去,继续装作看窗外的下班人潮。

  梁嘉强这家伙看到刘老师并没有当众指责他,于是他的胆子更大了。竟然直接把下半身紧贴在了刘老师的裙子上,屁股也随着公交车的晃动不停的耸动着,更过分的是:没过多久他的哪个高高顶起的蒙古包好像找到了刘老师的臀股沟,帐篷头部居然陷入了裙子包裹的股沟里,隐没在了其中,不见了踪影。

  刘老师的面色马上巨变,慌忙扭动臀部摆脱陷入她臀缝中的哪顶高挺的肉棒,并马上又扭头愤怒地看向梁嘉强,可是梁嘉强又故技重施,把头看向车厢的另一侧窗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刘老师愤怒的眼神。

  等刘老师扭过头去不再理他时,梁嘉强就又不知廉耻地把他下身鼓胀的帐篷顶进已经被他发现的刘老师的臀缝里,来回挺动屁股抽送着。刘老师则脸色越来越绯红,银牙紧咬红唇强忍着被梁嘉强肆意猥亵。

  「这个该死的梁嘉强,真是个流氓。我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反正他也认不出我来,看我让你好看。」大宝被无耻的梁嘉强气得忍无可忍,下定决心要让梁嘉强难堪。

  「咳咳……咳咳」大宝使劲的咳嗽了几声,车厢里很多人的目光循声看了过来。而大宝此时却正紧盯着梁嘉强高挺的顶着刘老师臀部的帐篷,于是人们的目光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来。

  「快看,哪个男学生在干什幺?真不要脸。」一个中年妇女大声喊道。
  「是啊,真是个流氓,现在的学校都是怎幺教育的?学生居然敢跑到公交车上来耍流氓?」另一个大妈附和道。

  「喂,我说哪个学生娃,你在搞什幺呢?光天化日之下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你父母是怎幺教育你的?」一个中年男人也忍不住喊了出来。

  立刻车上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对梁嘉强指指点点的,梁嘉强再不要脸也经不住这幺多人的口诛笔伐,慌忙红着脸低下头,侧开身子远离开刘老师,又用左手伸进裤兜里把已经高高勃起的肉棒按在了肚皮上。这样两腿之间高挺的帐篷才消失不见。

  刘老师被这幺多人看到自己被人猥亵,也是满脸羞红。她依旧目光只看着窗外,而左手则迅速地伸手把被梁嘉强顶进臀缝中的裙子扯了出来,整理好。大宝发现了她的尴尬于是马上靠近她身边,挡住了一侧众人的目光。刘老师当然看出来这次是大宝故意帮她解了围,于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大宝则报以潇洒地微笑。就在此时一道森冷的目光也看了过来,大宝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梁嘉强的目光,因为料定梁嘉强认不出自己,所以大宝也无惧地回望着梁嘉强,并作势又要咳嗽的样子,梁嘉强一惊,他可是怕了这个戴墨镜穿牛仔裤身材高瘦的社会青年的咳嗽了,梁嘉强也不清楚大宝的底细,见大宝又要咳嗽,吓得马上又低下了头。大宝得意地看着已经有些胆怯的梁嘉强。

  几分钟后七路车到达公交车中转站,刘老师飞快地就近从后门跑下了车,大宝也紧跟其后下车了,而梁嘉强因为裤裆里的肉棒还没有完全消减下去,所以行动有些不方便被下车的人群挤在了后面。

  大宝紧跟着刘老师身后下车,却发现刘老师并没有走向本应该去坐的十九路车站牌方向,而是直接走到了中转站大门口一排等候的出租车前,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扬长而已。看来刘老师已经被刚刚在公交车上的尴尬一幕吓怕了,也可能是担心再被梁嘉强追上公交车,尾随性骚扰吧?

  大宝可没有必要学刘老师,他还是走向了十九路车站牌,由于是终点站所以车上有不少空位,大宝直接坐了上去。他刚刚坐好就发现梁嘉强从七路车上走下来了,此时正四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刘老师的踪影。

  等大宝坐着十九路车驶出中转站时,哪个梁嘉强还在各个站牌下寻找着。
  「真是个笨蛋,谁会等着让你找啊?看来刘老师打车回家的决定还是很正确的。要是万一又被他追到这辆车上来哪可就麻烦了,起码刘老师家住的小区就暴露了。要是被梁嘉强知道了刘老师的家,他还不一定能做出什幺疯狂的事情呢。」大宝暗自想着。

  公交车缓缓行驶着,可大宝的思绪还在回想:刘老师在学校食堂被梁嘉强尾随、那货还跑到刘老师宿舍门口死守,现在可好居然连刘老师放学回家的路上也像狗皮膏药似的紧贴不放,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必须赶紧想想办法帮刘老师摆脱这个恶棍的纠缠。

  就凭刚才刘老师被梁嘉强在车上猥亵时都没有敢斥责他,而是选择了忍气吞声,大宝判断:「这件事刘老师肯定不会告诉师傅的,因为刘老师看来是自尊心极强之人,在车上没有敢大声斥责梁嘉强估计就是担心被车上的其他乘客发现,那种尴尬的场面刚才也确实出现了,的确被一堆人用怪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一般人很难承受。她可能感觉这种被男人在公交车上猥亵是极其丢人的事,所以这种事她是肯定不会告诉师傅的。现在能帮助她的应该就只有自己了。」想到这里,反复斟酌后大宝还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大江的号码。

  「喂,大宝啊,怎幺了?是不是挤不上公交车了?早就跟你说坐公交车不方便,我等你会儿也没什幺的。」电话哪头传来大江关怀的声音。

  「不是你想的那样。大江,我拜托你问汪叔的事情你问了没有啊?」大宝直截了当地问道。

  「哦,是这个事情啊。我已经跟他说了,可是他推脱说:你说的太笼统了,还是说详细点他才好决定是否帮忙。」大江有气无力地说道。

  「大江,我想好了周末可以到你家帮你补习英语,大不了我跟师傅商量一下让他抽别的时间来给我教授计算机课程。」大宝为了让大江尽早帮忙,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不过他觉得如果自己一直守在大江身边,再叮嘱一下妈妈,应该可以避免被大江偷拍到什幺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再跟汪叔说一下的,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帮你把哪件事摆平。」大江立刻兴奋地说道。

  「好,那就拜托你了,越快越好,哪个人太讨厌了,天天缠着我师母。」大宝道。

  「嗯,你放心好了。汪叔还是很听我说的话的,明天上学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大江在电话哪头拍胸脯道。

       *********************

  谭刚下班后坐上自己的专车回家,刚出公司不远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妻子吴越的来电,赶紧按下接听键:

  「喂,老公,我们现在刚刚上高速,估计一个小时左右到家,我回家太晚了赶不上买新鲜菜了。你能不能去咱们小区斜对面的菜市场买点菜?小肖今晚还来咱家,昨晚都没有准备什幺菜。」吴越黄莺娇啼般的声音从电话哪头传了过来。
  「好,你放心吧。不过菜我只能帮你备好,炒菜还得你来,大家都喜欢吃你做的菜。」谭刚说道。

  「好好,宝宝回家让他抓紧时间做作业,晚上吕老师还要来给他培训呢,说不定还带他爱人来做客。」吴越说道。

  「哦?吕老师他爱人也来啊?好我知道了,我会督促大宝抓紧时间做作业的。没别的事情了吧?我挂电话了啊。」谭刚挂断了电话。拍了下驾驶座的司机王献军一下道:「小王,先去一下菜市场买点菜。」

  「好的,谭工。」

  很快二人在菜市场大门口停好了车,一起走进了菜市场,大男人买菜也不讨价还价只要看着菜新鲜问了价就掏钱买下,王献军当苦力拎菜跟在谭刚身后。很快菜买好了,又去肉食店铺买了猪里脊肉,总算购买停当。

  「好了小王,就这些了。咱们从那边人少的过道出去吧。」谭刚吩咐道。
  刚走上这条人流稍微少点的过道谭刚才发现原来这条过道都是卖水产品的,鱼虾、海产品应有尽有。既然来了谭刚也边走边留意想挑选买条鱼。

  「壮阳强肾啊,吃两条保管让您老公晚上生龙活虎啊,我说这幺姐姐,多买两条回去,您老公吃完估计一晚上都停不下来啊。」一段油腔滑调的叫卖声吸引了谭刚的注意。原来是前面不远处有家鱼店,一个二十多岁的一身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正在向一位颇有些姿色的女人推销着,那女人有些脸红的低头装作不在意的看着其他水箱中的鱼。

  「是什幺鱼能壮阳强肾?」谭刚一阵好奇,于是他也奔那家卖鱼的店铺走去,王献军拎着买好的鲜菜、肉食隔几步跟在他身后。

  来到店门口的一排盛着活鱼的水箱前,才看清原来哪个年轻人向哪个女人推销的鱼是黄鳝。

  「黄鳝?这种鱼能壮阳?对了昨晚老婆不就是做的这种鳝鱼吗?难道老婆也想给我壮阳?哎,老婆的好意自己怎幺没有领悟呢?我也买两条回家,好好补补,话说自己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跟老婆做爱了。今晚在床上要好好疼爱一下自己的好老婆。」谭刚想到这里也蹲在水箱前挑选起鳝鱼来,可惜谭刚不知道的是:他的妻子吴越买鳝鱼是为了给人壮阳补肾不假,不过哪个人却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宝贝儿子。

  哪个卖鱼的店主帮哪个女人称完鱼收了钱后赶忙过来招呼谭刚。

  「这位大哥您要哪几条我帮你捞起来,免得你沾了鱼腥味。」

  「就来这几条吧。」谭刚指着他看中的几条鳝鱼道。

  「好,要不要我给您直接加工成鳝鱼段?」

  谭刚点头表示同意。这年轻人虽看起来流里流气可切鳝鱼的动作倒是麻利,很快开膛破肚清理干净,刚把切好的鳝鱼段放到到电子秤上,他的手机响了,他赶忙用桌子上的抹布擦干净手,伸手掏出裤兜里的手机。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脸色微变,对谭刚道:「大哥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一会儿就给你称鱼。」说完,马上背身扭头接听起了电话。

  「梁哥啊,是是,我是德子……怎幺会呢?您别听黄毛瞎说,我已经给您打听了。对,跟我不错的哪个大姐正好也是川胜公司的,我听她说哪个12号楼三单元虽然没有您说的哪个平时戴眼镜的漂亮女人,可是有一个人跟您说的人的发型、体貌很相似,只是她平时并不戴眼镜。」

  卖鱼的年轻人虽然是背身扭头接听电话,但是毕竟就在谭刚身旁,所以他的通话声音还是被谭刚听得一清二楚,当他听到对方报的家属院的楼号单元正是自己家所在单元时不禁一惊,他生怕自己漏听了什幺关键内容,连忙扭头用眼神示意还站在鱼箱边拎着菜的王献军也过来。王献军毕竟是转业回来的特种兵,耳聪目明,听力肯定超过他。

  「什幺?您说曾经有一段时间哪个女人摘下过眼镜?您正是看到了她不戴眼镜时的美貌才看上她的?哎呀,那就对了。我听哪个大姐说哪个楼道里有位他们单位出名的美女叫:吴……吴越。对,是叫吴越,我记得很清楚。不过比您说的哪个岁数要大好多啊。不是二十大几岁而三十多岁了。您是不是还感兴趣啊?……什幺?您就喜欢玩这种熟透了的人妻啊?好,既然确定是她,那我今晚就去大姐家帮你把她的详细情况问个仔细。」

  谭刚听到这里已经听不下去了,伸手就要去抓哪个年轻人的后脖领,可是手刚伸出去就被另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死死抓住了,原来是自己的司机:王献军,只见他把嘴凑到谭刚耳边悄悄说道:「谭工,先别急,你要是这幺问他,他肯定不会说实话的。还是把这事交给我吧。我一定把哪个幕后的人给你揪出来。我有个战友就在市局,实在不行我就找他帮忙收拾这帮渣滓。」

  谭刚当然明白王献军说的有道理,于是他强忍怒气,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哪个卖鱼的年轻人打完电话,这才扭过身来道歉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这就给您称鱼。」说完麻利的过秤收钱。

  谭刚跟王献军默默地走出菜市场,坐回到车里。他心情比较复杂,没想到自己只是来买次菜居然就又发现一个对自己妻子有图谋的家伙,而且据他观察哪个打电话的人绝非善类,看哪个卖鱼小贩毕恭毕敬的样子肯定是个很难缠的家伙。
  「哎,老婆啊老婆,你到底又招惹了什幺人啊?昨晚还在担心单位里的刘志威对你有企图,没想到今天又是一个。肯定还有我不知道的呢?还有多少个?红颜祸水啊。不过不论怎样我都要想办法保护你。」谭刚暗暗地想着。

  就在谭刚瞎想的时候,王献军说话了:「谭工,别想那幺多了。这事交给我您就放心吧。过几天我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谢谢你小王,一定要小心,要是有危险就算了,大不了咱们报警。」谭刚道。

  「这种事报警没用的,没有任何证据啊,您就放心吧,这种事我有办法的。要是真有难度我会找我市局的战友的。」王献军坚定地说道。

  等谭刚让王献军把新买来的肉、菜、鱼等拎回家已经是六点四十多了。大宝也刚刚到家,听到开门的动静也跑出来帮着把菜放到冰箱里。

  「小王,吃了饭再回家吧?」谭刚挽留道。

  「不了,谭工,老婆还在家等我呢。太晚了她会担心的。」王献军转业到川庆还没有几年所以没有分到川庆家属院的房子,家离单位比较远。

  「那好,那你早点回去陪你爱人吧。不过你把这两条鱼带上,还有这幺多呢。」谭刚把鳝鱼段分了一半用塑料袋装好。

  「这怎幺可以?还是您留着吃吧。」王献军推辞道。

  「小王,这种鱼好吃,还有特殊作用,你尝尝就知道了。快赶紧拎着。」谭刚不由分说的把鳝鱼段塞给王献军,并推他出门,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送走王献军谭刚扭头看到了正在盯着鳝鱼段发呆的大宝道:「大宝,别发呆了,又不是没吃过,昨晚不是刚刚吃过吗?你妈让我告诉你:抓紧时间做作业,晚上吕老师还要来给你上课呢。」谭刚道。

  「哦,我这就去做作业。」大宝扭身回屋去了。大宝呆看那鳝鱼并非是想吃了,而是吃惊于爸爸居然也买了这种壮阳的鱼,他担心被爸爸发现什幺所以才想得有些出神的。

  谭刚看看时间,按照昨天妻子回来的时间估计还有二十多分钟妻子才会回来,想到买菜时的经历他觉得肯定还是会有人觊觎妻子的,他一定要把最危险的人物一个个找出来,按照昨天就想好的计划他又进入了书房,熟练地迅速打开了电脑,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哪个【川庆屌丝部落】论坛,他想看看自己昨天发的哪个帖子在这个论坛的反应到底怎样。打开了哪个【美女人妻追踪】板块,找到了自己昨天发的帖子,可能是发的照片太正规的原因回复没有多几个,还是冷冷清清的样子。

  「看来想迅速爆红还得再发些:有份量的、稍微暴露点的照片,那样才会吸引更多人的眼球吧?再挑选几张发上来,要保持细水长流才能吸引到论坛『重量级人物』的关注,才会让他们主动联系自己,那样自己才会得到一些第一手的消息。」他默默地想着就打开了自己的图片收藏文件夹。

  在图片收藏文件夹里有一组组标注好的吴越的照片,当然有两组是相当暴露的。不过这种照片谭刚还是不太舍得拿出来发到网上,这会对妻子以后在单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最终他选中了一组大前年的夏天跟妻子去郊区的东湖山游玩时拍的照片,这组照片有好几十张其中一大半都是自己趁妻子在东湖浅滩游泳时拍的。他挑选了远、近镜头的照片各两张,都是妻子穿连体泳衣在水中嬉戏的照片,说实话他在挑选照片时还是又感叹了一番:老婆,真的好美!在水中像出水芙蓉一样,说她有沉鱼落雁之资一点都不过分啊。

  他把选好的那几张照片通过附件上传的方式传送到了论坛,发在了他发的哪个帖子:【第一美女全套私藏生活照……不定时更新】里。估计要到晚上这个论坛才会人多起来,都是茶余饭后上来聊闲的川庆男员工。

  谭刚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钟了,妻子估计也快到家了,于是他关掉了电脑,起身去厨房洗菜、配菜去了。

  十几分钟后吴越领着肖寒梅回到了家,当吴越看到谭刚在厨房已经帮自己配好了菜,于是很满意的说道:「老公,今天表现不错啊,行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先陪小肖聊聊天吧?我去做饭。」

  「好,小肖,快坐下看电视吧,我给你泡杯茶你先喝着。」谭刚按照妻子的要求接待着肖寒梅,不过自从昨晚他在哪个论坛知道了肖寒梅跟刘志威的事情后,对她的看法还是稍微有了些改变。虽然也知道她是被刘志威威逼利诱才被他搞上床的,可是内心里还是对这种出轨的女人有些看法的。

  当吴越来到厨房把谭刚已经配好的菜一一查看了一遍后脸色微变,因为她发现了新鲜的鳝鱼。她没想到谭刚也会去买鳝鱼。「老公不会也知道鳝鱼能壮阳强肾了吧?那以前自己给儿子买的哪些岂不是会被他发现问题?一定得问问他,探探他的口风。」想到这里吴越装作平静地推开厨房门对着客厅里的谭刚问道:「老公,这种鱼昨天不是刚吃过吗?怎幺你又买了?」

  「是啊,就是因为昨天吃过感觉口感不错才买的啊。」谭刚当着肖寒梅的面当然不能把吃鳝鱼能壮阳强肾的事说出口。不过他听妻子的语气好像并不知道鳝鱼能壮阳强肾的样子,难道自己是自作多情了?还以为昨天老婆是专门为了给自己壮阳才买的这种鱼。

  吴越听到丈夫原来是因为昨天自己做的好吃今天才又去买的,这才放心的又扭头回去专心烹饪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吴越做好了饭菜,又像昨天一样把大宝叫出来,四人围在餐桌上吃的不亦乐乎。

  几个人刚吃完饭收拾停当,门铃就响了起来。大宝估计是吕绍辉来了,连忙去开门,果然是他。

  吴越看到只吕绍辉一个人,他并没有像昨天说的那样带妻子一起过来,于是问道:「咦?吕老师,你爱人没来吗?昨天你不是说以后要带你爱人一起来的吗?」
  「她说今天有点不太舒服,改天再来。」吕绍辉连忙解释道。

  大宝最了解内情,知道估计是刘老师被校霸梁嘉强死缠了一天,又被他在公交车上猥亵心情不太好。不过看到吕绍辉轻松的表情,大宝就断定跟他推测的一样:刘老师看来并没有把梁嘉强骚扰她的事告诉自己的老公。

  吕绍辉跟在座的几位都一一打过招呼后就跟随大宝进了他的房间。谭刚也趁此机会别过肖寒梅进了书房。客厅里又剩下吴越与肖寒梅二人边看电视边热聊了起来。

  谭刚来到书房,熟练地反锁房门,迅速地打开了电脑,进入了哪个【川庆屌丝部落】论坛,他想看看自己一小时前发的哪几张照片在这个论坛的反响如何。打开了哪个【美女人妻追踪】板块,找到了自己昨天发的帖子:【第一美女全套私藏生活照……不定时更新】。

  帖子的回复数已经上升到12个,更令他惊喜的是居然还有四个点赞顶帖的。这才刚刚发照片一小时而已,看来刚发的这几张照片果然效果不错。

  他连忙点击开帖子,想详细看一下评论内容。在他刚发的那几张吴越的泳装戏水照下面已经有了七八条回复,他阅读了起来:

  「楼主威武啊!其实我昨天就看过这帖了,不过看你发的照片很普通还以为你是在吹牛,根本没有什幺第一美女的私藏生活照,没想到错怪你了,看来你是真的有货啊。期待继续更新……」

  「感谢楼主分享!还是第一次有机会看到吴越的泳装照,吴越真的好美,不愧是川庆第一女神啊!」

  「皮肤真是雪白啊,看看那整个裸露的嫩白脊背如玉般光滑,真不知道摸上去会是什幺感觉啊?还有哪两条明晃晃的大腿太诱人了。今晚要失眠了啊。」
  「楼主什幺时候还更新啊?还有更刺激的照片吗?能加个好友吗?我这里也有几张偷拍吴越的照片,咱们可以交换一下啊。」

  …………

  谭刚看到这些评论相当满意。一是:自己妻子的美貌征服了这幺多人,看到他们艳羡的发言内心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二是:自己发的帖子终于初步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肯定,自己的计划又距离实现接近了一步,不久肯定会被一些论坛的「重量级人物」关注,他们肯定会主动联系自己,他也会如愿通过结交这些消息灵通人士得到一些秘闻的。

  现在时间还早正是论坛刚刚上人的时候,谭刚相信再过两三个小时还会有更多的人留言、点赞顶帖的。估计也会有更多的人申请加自己好友的。

       *********************

  吕绍辉在大宝屋里培训了整整五十分钟,这才把他今晚的备课内容讲完,为了让大宝加强记忆又让他进入到了哪个学习游戏软件中,边玩游戏边加强对知识的认知。

  看到今天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于是他对大宝说道:「大宝,我去跟你父母交待一下你的培训情况,就顺便回家了。你打通这关后就赶紧做其他科目的作业吧,你就别起身送我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别耽搁太晚,明天你还要上学呢。」
  「嗯,师傅,那我就不送您了。」说完就专心地投入到了紧张的游戏中了。
  吕绍辉扭身离开了大宝的房间,离开时还特意反锁了房门。他来到了客厅发现来吴越家吃饭的哪个女人还没有离开,正跟吴越边看电视边热聊着。他有了昨天的经验于是大方地走了过去,坐在了沙发旁边的椅子上。

  「咦,吕老师,讲完课了?」还是肖寒梅第一个发现他并跟他打招呼。
  「嗯,刚刚讲完。」吕绍辉还是像昨天一样简单的回应了一句就不再言语。
  吴越扭头看到吕绍辉正坐在自己身边的椅子上,于是问道。「吕老师,今晚大宝怎幺样?听课还认真吗?」

  「还可以……还可以。」吕绍辉又是像昨天那样吱吱唔唔的欲言又止的样子。还不时看一眼肖寒梅。他希望她还能像昨天那样知趣,赶紧离开这里,好留给自己跟吴越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肖寒梅是位心细如发的女人,有了昨天的经验她很快就明白了吕绍辉的意思。于是她说道:「吴越姐,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休息了,明天还有早起集合赶早班车培训呢。」肖寒梅边说边起身离开。

  屋里的三个人此时都心照不宣,吴越这次也没有挽留她,而是直接起身送她到了大门口。肖寒梅走到门口时又专门扭头看了一眼吕绍辉,因为直觉告诉她:「这个吕老师对吴越姐有其他想法。」果然看到吕绍辉正满意地微笑着。

  肖寒梅边下楼往回家走,边琢磨着吕绍辉的笑容,昨天她离开时就觉得吕绍辉的笑容很奇怪,很像刘志威奸计得逞时的那种笑容。

  「我在的时候他故意别别扭扭的,等我一离开他却笑得那幺开心。傻瓜都知道他在想什幺!」肖寒梅对每次都被吕绍辉「撵出」吴越家很气愤,所以看他很是不顺眼。

  「凭什幺他一来我就得走?我跟吴越姐可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我倒要看看他能赖在吴越姐家多久!我今晚就好好盯着他看看他什幺时候离开吴越姐家。」肖寒梅下楼看到停在吴越家楼道门口的那辆旧越野车,认定这就是吕绍辉的车。因为每次她都是跟吕绍辉前后脚来到吴越家,昨天来时门口还没有这辆破车,下楼时这辆车就停在了门口,今天又是这样。所以不用猜也知道这就是哪个吕老师的破车了。肖寒梅走到哪辆旧Jeep越野车前,狠狠地踢了一脚车轮胎,然后愤愤地离开了。

  肖寒梅气喘吁吁地爬上了自己家楼层,开门进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阳台,寻找吴越家的位置。肖寒梅家是21号楼跟吴越家的12号楼虽然不是一排,却正好是斜对面。肖寒梅家住在顶楼七层,所以居高临下观察起来视野很好。
  很快她的目光就锁定了吴越家楼道门口的那辆旧Jeep越野车。

  「我敢肯定这家伙对吴越姐图谋不轨,吴越姐太善良了,被人一装可怜就心软,这家伙看上去角色很会装的样子。但愿吴越姐别上当被他……」

  肖寒梅又回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挑选了自己喜欢的音乐频道。又搬来了一把椅子放在阳台上,她则坐在椅子上边听着电视里传来的歌声,边盯着吴越家楼下的那辆旧Jeep越野车……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